集团企业网站
外网邮箱
您当前所在位置: 必赢亚洲 > 资讯中心 > 行业研究

从案例分析私分国有资产罪与贪污罪的区别

发布时间:2015-08-10  文章来源:资产企业 金凡  字体:【】【】【


   
案例一: 刘某在北京一热力企业担任经理期间,违反国家规定,将热力企业收取的企业代维管理费卖炉渣、废品等收入设为“小金库”,未入单位财务账,以单位名义将其中31.13万元集体私分,其中刘某个人分得人民币1.66万元,其余分给热力中心职工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热力企业作为国有企业,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数额。被告人刘某作为该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私分国有资产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其行为已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被告人刘某积极退缴全部赃款,坦白了犯罪事实,并由一定悔罪表现酌予从轻处罚,单处罚金4万元

案例二: 李某受到上级国有企业的委派,担任下级某商贸企业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负责企业的全面工作。在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期间,个人决定使用公款为自己和担任该企业出纳的另一名正式员工池某购买商业保险。三年间,累计使用公款300万元为自己购买商业保险,10万元为出纳池某购买商业保险。期间,池某离开商贸企业后,李某仍继续为自己购买商业保险。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侵吞国有财产,其行为构成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上述两个案例犯罪行为及犯罪手段存在相似性,但是法院对罪名认定却大相径庭,关键问题就是如何正确区分私分国有资产罪与贪污罪。

私分国有资产罪是1997年刑法新增的罪名,在此之前,私分国有资产的行为有的以玩忽职守罪论处,有的以贪污罪论处,还有的在“法不责众”的错误思想引导下没有作为犯罪论处。私分国有资产罪与贪污罪在犯罪客观方面存在一定的相似性,却在刑罚设置上相差悬殊,这就导致了许多案件在定性上出现较大分歧,也使得很多犯罪嫌疑人避重就轻,导致实为贪污却最终以私分定性,给国家财产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对于二罪的区分需要进行深入的探讨。

首先,二罪侵害的客体不同。贪污罪侵害的客体是公共财产,既包括国有资产,也包括非国有单位财产的所有权,私分国有资产罪的犯罪客体仅为国有资产。

其次,二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不同。贪污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单位负责人或直接责任人员,擅自将国有财产据为己有或分给有关人员,而不是按照统一的分配方案公开分给本单位所有职工。私分国有资产罪是单位负责人或有关责任人以单位名义,集体决定以各种名目将国有资产在本单位范围内公开集体私分给所有职工。从犯罪行为上分析,贪污罪的表现形式是行为人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或极少数人谋私利,或者是几个行为人相互串通共同侵吞公共财产,或者是一个甚至几个行为人与极少数公款知情者、具体操办人相勾结,共同瓜分公共财产。私分国有资产罪的表现形式是行为人以单位的名义,集体私分国有资产给个人,是一个单位共同意志的相对公开行为,受益主体也具有群体性的特征,非法占有国有资产的主体也是行为人以外的本单位职工,行为人据为己有的数额在私分总额中所占比例很小,同时,也不排除行为人未分得财物的情形。因此,在刑法学界,有学者主张以分赃款人数多寡为界限,对于集体决定把公款私分给单位所有成员的行为认定为私分国有资产,对于仅将国有资产分给单位少数成员的行为,认定为共同贪污犯罪。

除此之外,如何认定私分国有资产罪的“以单位名义”存在较大争议。理论界对于以单位名义是否要求同时具备形式合法性与实质合法性上存在不同观点。由于私分国有资产行为本身是刑法禁止的行为,是违法行为,所以无论其决策程序是否合法,都无法使私分国有资产行为本身实质合法,也就不能要求本罪中的以单位名义具有实质合法性。但是,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必须具备形式合法意义上的“以单位名义”,即满足经过单位集体研究决定或由主要负责人根据单位管理的规章制度作出决定这一形式要件。缺乏这一要件,只是由单位个别领导私自决定,并借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分给职工,则不能将其行为认定为以单位名义私分,在这种情况下,其行为虽然披着单位决定的外衣,却无法改变行为人个人意志的本质属性。

上述两个案例中,刘某和李某都是企业负责人,拥有一定的财产处理权。刘某是以单位名义将未列入单位财务账的“小金库”私分给全体职工,自己私分的数额在私分总额中所占比例很小,但是,刘某作为该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对私分国有资产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其行为构成私分国有资产罪。而李某作为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一般情况下,其所作的决定应当视为单位决定,但是,李某为自己购买的商业保险数额与为出纳池某购买的相差甚远,可见其主观上是为自己谋私利,决定为池某购买一定的保险只是为了掩护自己的违法行为,从而为自己谋利益得到一定程度上的便利。所以,李某购买保险的行为,是利用了其身为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便利,公然侵吞国有财产的行为,应认定为贪污行为。由于李某与池某间没有私分合意,池某属于被动接受,因此并不存在集体私分行为,为池某购买保险仅仅是李某擅自非法处置单位财产的行为。

再次,二罪的犯罪主体不同。贪污罪的犯罪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和受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是自然人犯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的犯罪主体是国家机关、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是单位犯罪,但根据刑法规定采用单罚制,即只处罚私分国有资产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它的直接责任人员。
    最后,二罪的主观故意有所不同。贪污罪是个人意志的体现,在共同犯罪中是多人的合意,所有的行为人对采取贪污手段侵吞公共财物都是明知的,并且具有犯意联络,是在共同的犯意支配下实施了共同贪污行为。但在司法实践中,也有一些共同贪污行为人打着单位的名义实施贪污行为,以单位私分的形式为共同贪污人谋取利益,此时应看各当事人是否具有共同贪污行为,行为之间是否存在相互联系、相互配合的情形,犯罪所得是否在各共犯中分配。而私分国有资产体现的是单位的意志,是由单位集体决策或主要负责人决定的。

综上所述,私分国有资产罪与贪污罪在犯罪行为、手段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容易造成混淆,这就使得在司法实践中不能盲目定罪,应从二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出发,逐一对比分析,正确判定罪名,体现罪刑相一致原则,有效地维护国有资产的安全性。(编辑:风险管理部 张梦原)

打印本页】 【关闭
版权所有:必赢亚洲
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