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企业网站
外网邮箱
您当前所在位置: 必赢亚洲 > 资讯中心 > 行业研究

洗钱罪的犯罪构成与法律研究

发布时间:2015-08-10  文章来源:资产企业 金凡  字体:【】【】【

洗钱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的,既侵犯了金融秩序,又侵犯了社会经济管理秩序,还侵犯了国家正常的金融管理活动及外汇管理的相关规定,具有极大的破坏性,是我国刑法所规定的一种严重犯罪行为。

一、洗钱罪的概念和特征

洗钱,又称洗黑钱,指的是将犯罪或其他非法手段所获得的金钱,经过合法金融作业流程之类的方法,洗净为看似合法的资金,该种行为常与经济犯罪有所关联。我国刑法第191条对洗钱定义为:明知是毒品犯罪、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走私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以提供资金账户、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或者金融票据、通过转账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以及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性质和来源的行为。

洗钱作为一种将违法所得资产加以隐瞒掩饰、通过中介机构使之变为合法财产的特殊犯罪形式,通常被理解为以下两种方式: 一种是仅将其局限于清洗行为,即掩盖黑钱的犯罪来源,给其换上合法的外衣。该种洗钱方式被认为是严格意义上的洗钱(Money Laundering)行为。另一种则把无论是仅仅对黑钱的清洗行为,还是将把清洗后的黑钱重新投入到合法或基本合法的经济活动之中的行为,即“再投资”行为,都称之为洗钱行为。但是从刑法对洗钱罪的规定来看,不论是将清洗过的钱进行投资还是将未经过清洗的黑钱直接进行投资,从本质上说都是掩饰、隐瞒黑钱的犯罪性质和来源的,都属于刑法所规定的洗钱行为。

二、洗钱犯罪的主客观方面要件

1.主体要件

刑法将洗钱罪的主体要件明确规定为自然人和单位,前者指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后者指刑法规定的“企业、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

从刑法对洗钱罪的立法本意而言,其主体是相对于实施了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走私犯罪等“上游犯罪”的主体而言的;从立法技术而言,洗钱罪的主体也不应是“上游犯罪”的实行犯或其共犯,即它只能是“上游犯罪”行为以外的与之没有共犯关系的自然人或者单位。

2.主观要件

对洗钱罪的主观要件,一般认为以故意为必要,行为人实施洗钱行为时主观上是故意的,即明确认识到自己行为的“洗钱”性质,预见到自己行为可能会引起掩盖、隐瞒黑钱的性质和来源这一结果的发生而为之。对此,刑法规定“明知”的对象为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和走私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

刑法规定行为人要具有特定的“明知”,即“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走私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对其应做如下理解:

第一,明知不要求确知。刑法界一般认为明知并不仅仅是确知,应包括确知和感知。明知是行为人基于特定的客观现实而作出的对未来发生的事实的可能性而非必然性、含糊性而非明确性的认识,只表明行为人已经知道的现实性及将要知道的可能性。在心理学上,行为人只有在明知的基础上通过认识深化才能形成确知。认识的程度因此而实现了由模糊性向明确性和确定性的转变。看来,明知并非就是确知,新刑法典中规定的“明知”当然不要求确知,即不要求行为人确定地、确切地、确实地知道是犯罪所得及其收益,只要有这种认识的可能性足可成立本罪的“明知”。

第二,“明知”是指需要有违法性意识。洗钱犯罪是出于行政取缔目的而予以特别规定的一种犯罪,自属法定犯之范围。对于法定犯,应当采取违法性意识必要说,即行为人主观上要具有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的意识,应当推定行为人知道洗钱行为已被规定为犯罪。

3.客观要件

行为人构成此罪时在客观上必须实施了刑法规定的四种特定的行为,以其他方法掩饰、 隐瞒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性质和来源的。如将货币兑换以后走私出境,利用国际金融机构转移非法所得,利用进出口贸易转移赃款,利用服务行业,从事实业如开办酒店、开发房地产等将黑钱合法化等等。总之,只要以掩饰、隐瞒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为目的,在客观上实施了将黑钱予以合法化的行为就构成洗钱罪。对此,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探讨。

第一,本罪可否由不作为构成。

积极的作为可以成立本罪,这是没有疑义的。但是,不作为可否构成本罪?刑法理论一般认为,不作为是违反刑法义务的行为,而刑法义务又以行为人负有某种特定义务为前提,不存在作为义务,就没有不作为犯罪存在的可能性,法定作为义务是构成不纯正不作为犯的核心要素。这样,如果洗钱罪可以由不作为构成,须在法律上设定行为人特定的作为义务。就我国而言,刑法中尽管规定了洗钱罪,但并未规定有关人员的特定的检举、报告义务,而且也没有相应的金融法规予以配套。从理论上讲,行为人出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非法性质和来源的目的,负有特定的报告义务而不报告,是有可能造成黑钱被洗净的目的的,可以成立不作为犯罪。但目前在我国,由于没有此类规定有关单位和人员的特定义务的法律法规,洗钱犯罪就不可能由不作为构成。

第二,洗钱罪与其他犯罪的行为竞合问题。

由于洗钱罪是相对于“上游犯罪”的“下游犯罪”,因此,有必要围绕“上下游犯罪”的关系研究一些竞合问题。

(1)洗钱罪与毒品犯罪的行为竞合

刑法将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或者毒品犯罪所得财物的规定为一种独立的犯罪。事实上,将毒品犯罪所得予以窝藏、转移或者隐瞒其本身在客观上就具有掩饰毒品犯罪所得的性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行为人是构成窝藏、转移、隐瞒毒品赃罪还是构成洗钱罪呢?解决这一问题,可适用狭义法优于广义法的原则。上述情况下,为毒品犯罪分子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或犯罪所得的,从行为对象看,不仅包括毒品而且包括财物;从行为方式看,不仅包括转移、隐瞒,还包括窝藏毒品,其行为对象的范围大于洗钱犯罪的“上游犯罪”的违法所得,行为方式的外延又大于洗钱行为,故应以洗钱罪论处。但是,如果查明行为人不具有掩饰、隐瞒毒品犯罪的违法所得的目的,仅仅是在客观上帮助了毒品犯罪分子,也可以窝藏、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论处。当然,事前通谋的,应以毒品犯罪共犯论处。

(2)洗钱罪与走私罪的行为竞合

刑法规定与走私犯罪通谋,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发票、证明的,以走私罪的共犯论处。这其中的为走私犯提供账号的行为,就可能使走私黑钱洗净,对此行为如何定罪?事前通谋,事后提供帐号的,属走私罪和洗钱罪的想象竞合,应该以其中一重罪即走私罪论处;事前未通谋,事后提供帐号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出于掩盖、隐瞒走私犯罪所得的性质和来源的目的,有的则无此目的,对此可以参照上述处理毒品犯罪与洗钱罪的行为竞合的原则和方法,对前者以洗钱罪论处,对后者则不能定罪。

(3)洗钱罪与赃物罪的行为竞合

洗钱罪的“上游犯罪”除了走私犯罪、毒品犯罪以外,还包括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由于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本身不能产生非法利益,只有实施他罪才可产生非法利益,对犯他罪所得予以窝藏、转移、 收购的, 刑法专门规定了赃物罪。这种行为方式严格说来也会达到掩饰、 隐瞒其非法性质和来源的目的,对此如何处理?大家认为,参照上述处理原则,不能一概以赃物罪论处。对于出于隐瞒、掩饰犯罪所得的性质和来源的目的而实施窝藏、转移、收购犯罪所得的,以洗钱罪论处,对不具有此目的的,以赃物罪论处。

洗钱罪的危害性及洗钱罪的立法状况

在很大程度在,洗钱罪是随着毒品犯罪在立法上的出现而出现的。在对被洗对象予以界定时,毒品犯罪所得首当其冲,被列为被洗钱财的首要来源。这些都表明洗钱罪与毒品犯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除了与毒品犯罪有密切的联系外,洗钱犯罪与诸如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等都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洗钱,这一下游犯罪直接成为上述上游犯罪的推进剂;同时,也起到了避风港的作用。通过实施洗钱活动所实现的掩饰,隐瞒非法收入的性质、来源等,将毒品犯罪等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人为地予以掩饰,予以降低。刑罚的一般预防功能会因为刑罚没有付诸于犯罪人而落空。再从更宽泛的角度来看,洗钱对一国国内和国际的金融秩序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干扰。就国内情况而言,通过将犯罪所得转换成外汇,汇往国外,将同其他影响货币汇率的因素一起,引起国内本币的汇率波动,从而对一个国家的进出口贸易、生产经营等发生一系列的影响。

鉴于洗钱犯罪的危害性,许多国家都在国内立法中对洗钱做出了规定。通过国内立法来对付洗钱活动是各国采取的最初措施,也是洗钱活动一开始仅是国内化这一特征在立法上的反映。随着毒品犯罪等犯罪活动的跨国化,随着洗钱活动的跨国化,许多国内立法都具有了国际性的特征。(编辑:风险管理部 田青)

打印本页】 【关闭
版权所有:必赢亚洲
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